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潮河边人博客

http://jsl641124.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黄海之滨潮河岸边响水县。历任县支行记账员、主任、科长,市分行个金、会计、管理信息处长和省寿险公司经理、总经理、省分行《内部决策参考》特邀撰稿人等职。喜好文字数字,曾多次参与省分行重点课题研究,重大项目推广和重要会议文件起草工作,发表学术文章四十余篇,省级以上获奖课题及项目十余个。

网易考拉推荐

宋人 雪景四段卷 上海博物馆藏  

2015-08-05 15:55:20|  分类: 宋元绘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段:画面主要集中在左端,两座巍峨相迭的雪山,山右侧一群建筑物中高耸着一座殿阁,青松等树木环绕于四周,厚厚的积雪使屋宇更加显眼突出。左近的山坡上积雪印衬着墨翠的劲松,山颠傲雪的古松巍然屹立。右端,以淡墨线条勾勒出一带孤丘,细长如一白练逶迤延伸。苍茫大地,银色世界,宁静中透出逼人的寒意。

宋宁宗皇后杨氏的对题诗:第一段:江楼帘幙卷清寒,触地飞飞不自安,酒力醒时风力劲,一声冰柱响雕拦。


第二段:画而右上端,用方直线条勾出重重迭迭、若隐若现的群山雪岭,如露在水面上的一线鱼背。山峰上稀疏地点着几株小松,山峰之下皆隐于氤氲迷雾之中,水天山雾,空蒙迷茫,尤如混沌的世界。画的左下角寥寥几笔勾出一叶小舟,舟上两人一前一后在撑篙,舟前只画三道波纹,舟后拖出一条水浪,似乎描绘震碎了已经冻结的薄冰。

宋宁宗皇后杨氏的对题诗:第二段:江面澄清雪未融,扁舟演漾水无踪,篙师不用忽忽去,徧看庐山群玉峰。


第三段:画面右上端,峻岭山腰间几栋楼阁屋宇在白雪映衬下清晰可见。左下角以浓墨勾勒的几棵高矗的寒松与右上角以淡墨勾勒的岗峦遥相呼应。一行鸣雁由近飞向远处,似乎给这寂静暮寒中的宇宙带来一丝活动的气息。

宋宁宗皇后杨氏的对题诗:第三段:江天尽角起征鸿,惨淡阴云不定风,十二玉栏何处是,参差多在暮寒中。


第四段:景物集中于左端,一条小径上几株古老道曲的大树,在洁白的雪月中益显得苍劲雄健;隔着山溪,远处有二岭三峰。右下端,一只小木船在暮色皎月下缓缓行进,船头一人缄默静坐,船尾一人怀抱摇橹,让橹拖在水里,任船顺流而下,穿过大山脚畔,越过林野山庄,进入空旷地带。

宋宁宗皇后杨氏的对题诗:第四段:乘兴须知聊复尔,偶凶兴夜亦悠哉,从今雪月交光夜,为问故人来不来。

《雪图》全卷着墨无多,意境深远。整幅画无一款印。 每段诗后面底下钤坤卦印记,图卷前面还有两段晚清人宝熙、翟云升题写的引首:(1)“宋杨后题马远雪景。乙亥秋七月,宝熙题。”钤:“臣熙私印”、“豫通亲王九世孙”等印记。(2)“南宋马远画雪景四幅,同时杨妹子各题一诗。”钤:“澹泊间居”、“文泉”、“翟云升印”等印记。

《雪图》的主题能概括为一个“寒”字,它的布局构图空旷简率,寒意萧然,大片空白使着墨处不到画面的十分之一,皆取“边角”之景:笔势苍劲,以少胜多;全图表现了清旷高寒,空蒙迷茫的意境,画面不着一字,却尽得风流。此图给人的直观,就是“马夏”绘画风格的再现。


【上博原图】 http://yunpan.cn/cddK3YK2CN5hc 访问密码 a61e

雪景四段卷为夏圭所作?

从马远、夏圭绘画作品中,可以大致辨析出马、夏绘画风格的异同:

(一)在艺术造诣上,马远与夏圭并驾齐驱,都吸收了范宽、李唐的浑厚雄强,又不失院体的典雅特色,明人王履赞赏:“马夏山水,精而不流于俗,细而不流于媚;有清旷超凡之韵,无猥暗蒙尘之格。”马远、夏圭共同把南宋院体山水画推向继“李唐、刘松年”之后的第二个高峰,并形成了马夏画派,统治了南宋山水画坛一百多年,且影响了明代“浙派”的山水画,并随僧人东渡日本,影响了日本画坛。但也有贬斥否定的:“有言夏圭、马远者,辄斥之曰:是残山剩水宋僻安之物也,何取焉。”[21]真正有影响力的贬斥,是董其昌“尚南贬北”的“南北宗论”对南宋院体山水画及马、夏“非吾朝所当学”的指斥。我们要从历史、客观、辩证地观点来看待“马夏”的艺术造诣在画史上的地位及影响。

(二)在构图布局上,马远、夏圭有相同之处,多取“边角之景”。所谓“残山剩水”的“边角之景”,就是“马一角”、“夏半边”的由来。其特点:画面焦点集中,空间旷大,近景突出,远景清淡,中景舍去。这种以胸中丘壑驾驭画面,或山之一角,或水之一涯;远景减到不能再减,画面常留出大片空白,表现空旷渺远的意境,在中国画的构图上是新的创造。但马、夏构图也有不同的地方,马远的造境趋于奇险,夏圭比较质朴、自然。

(三)笔法的异同:马远、夏圭的山石皴法都取法李唐的斧劈皴,但仔细比较也有不同地方。马远画山石多用大斧劈皴,部分发展成钉头鼠尾皴,刚猛而劲利,线条一般较长而清晰。夏圭画山石则大小斧劈皴、拖泥带水皴、长短条子皴、点子皴并用,以至部分轮廓线被冲浸,略有模糊感。马远画树干亦用画石的皴法,“瘦硬如屈铁状”,树叶用夹笔,间作破笔,树枝拖枝状。屋宇用尺界画。人物用笔精工秀丽。夏圭画树变化多端,树叶点笔、夹笔兼用。楼阁不用尺界画,信手而成。画人物(在山水画中)大多是点景人物,以粗笔单线勾勒,不作细致刻画,简括传神。马远用笔较尖,笔锋显露,笔法爽劲。夏圭喜用秃笔,含蓄随意,笔法苍润。

(四)水墨比较:马远注重笔与墨、墨与色的有机结合,如画远山时,多以线条勾勒一抹淡淡的山痕,再加以云霭烟岚笼罩,富有朦胧诗意,或用水墨渖成云影,在焦墨的勾勒中用水墨渲染,于清刚中见温润,劲健中见典雅。与马远相比,夏圭则没有那种富贵、矜持、高华的气息,具有自然的荒率。夏圭精于水法、墨法,“酝酿墨色,丽如傅染,笔法苍老,墨汁淋漓。”[22]在描绘云烟出没,风雨迷漫,朦胧远山,树丛山石时,很少用复杂的色彩渲染,多以水墨交融而成,显得墨气明润,远近分明,神韵焕发。

通过以上“马夏”绘画风格的辨析比较,再回首分析《雪图》与“马夏”绘画风格的相关联系。

(一)在构图布局上的共通之处:《雪图》构图简洁,布境巧妙。画面中间留有大片空白,焦点集中在两端,近景浓墨与远景清淡遥相呼应,中景舍去,皆取“边角”之景。描写的雪后群山峻岭、墨翠劲松、楼阁屋宇,在一片银装素裹中奕奕生晖,从而营造了一种自然荒率的趣味,充分表现了清旷高寒、空寂荒冷的意境。与“马夏”构图一脉相承,更似夏圭的布局,在其《山水十二景》中能一目了然。

(二)在笔墨性格上的戚戚相关:纵观《雪图》,用笔苍劲,用墨精妙,酷似夏圭绘画风格及笔墨特性。此图画山岭、远峰、孤丘、斜坡,秃、尖笔兼用,均淡墨勾勒,部分轮廓线被淡墨冲浸,略有模糊感,用笔苍老而趋于含蓄,笔法爽劲而清润。山石皴擦较少,且以方折短线条皴和点子皴并用;斜坡则用带水小斧劈皴(即拖泥带水皴)。画松树密林,用秃笔水墨晕染而成,浓淡相间,虚实相映,层次分明。画树干:用笔刚劲雄健,豪放明利,既有直线勾干,一笔而成;也有以方折粗线勾干,道曲苍古。画树叶:点、夹叶间用,既有用夹、点子簇叶,质朴自然;也有用浓淡墨晕染松叶,墨气明润。这些笔法与画史记载夏圭的笔墨特性相符,在夏圭《烟岫林居图》、《山水十二景》中可见一斑。《雪图》所绘楼阁殿宇,不用尺界,俱见功力。画人物、舟船、圆月,以粗笔单线勾勒,简括深湛。画水纹、群雁,随意点擢,信手而成。描绘山巅松树,点苔错落,疏密有致。这些风格与特点,在夏圭作品中都能找到,与画史上文人的评论完全吻合,全然是一派夏圭之风貌,但其特点在马远作品中则较少觅见。《雪图》还有一个最大特点,即作者充分利用纸本的特性,运用水墨技法,在画面上除留白处以突出显示雪景外,其余空白部分均用很淡的水墨加以渲染,表现出一种迷雾氤氲,荒寒冷逸的气氛。画面墨彩变化丰富,干、湿笔交相运用。这些特性都符合夏圭“肆意水墨”、“高低酝酿”的笔墨技巧。画卷中每段画后面都配有杨皇后的对题诗,给画面平添了无尽诗意,令人无限遐思。对于杨皇后的诗题,鉴定家徐邦达先生认为其是真迹。作为当时南宋画坛上卓有成就的宫廷画师,夏圭的画作受到宁宗皇后的青睐和赏识是理所当然的,杨后的题诗亦给画作增添了一定的份量。

观《雪图》笔墨寥寥,简洁凝炼;远近浓淡,遐迩分明;清旷高寒,意境深邃;气韵高古,荒趣无穷。通过以上综合分析比较,本人认为《雪图》以其简括的构图和清润的笔墨,在意境与技法上与夏圭风格完全一致,此图既为夏圭所作,且是件极妙精品。

本文摘自《南宋无款〈雪景四段卷〉与马远、夏圭绘画风格的辨析


百幅中国名画

上海博物馆藏品

唐宋绘画 元代绘画 明宫画选 吴门画选 明四家合卷 清四王 娄东画展
金陵八家 石涛作品 髨残作品 弘仁作品 朱耷作品 吴历作品 宋人雪景
十大藏品 切斯特展 秋水伊人 人物画 山水画① 花鸟画 顾绣
  评论这张
 
阅读(179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