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潮河边人博客

http://jsl641124.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黄海之滨潮河岸边响水县。历任县支行记账员、主任、科长,市分行个金、会计、管理信息处长和省寿险公司经理、总经理、省分行《内部决策参考》特邀撰稿人等职。喜好文字数字,曾多次参与省分行重点课题研究,重大项目推广和重要会议文件起草工作,发表学术文章四十余篇,省级以上获奖课题及项目十余个。

网易考拉推荐

中美经济数据对比  

2015-04-20 18:19:10|  分类: 全球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二战后美国经济综述
中美经济数据对比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也许唯一能使克里姆林宫感到安慰的是,它的主要对手美国自 20 世纪 60 年代以来也面临着经济困难,并且正在很快地失去它在 1945 年以来在世界财富、生产和贸易中所占有的相对比重。当然,提及这个年头对于理解美国的相对衰落具有重要意义。在历史上的这个时期,美国有利的经济地位既是空前未有的,又是不自然的。它之所以占据世界的顶峰,部分是由于它本身生产的膨胀,但也因为其他国家暂时的虚弱。随着欧洲和日本的生产恢复到战前水平,这一特殊的形势将会变得对美国不利;而且随着世界工业生产的普遍高涨(1953年到 1973 年之间增长了 2 倍多),形势还将进一步转化,因为在新的工厂、车间在全世界普遍兴起的时候,要保持其 1945 年占世界工业生产的一半这个水平是不可能的。据贝罗克统计,到 1953 年,美国在全世界工业生产中所占的百分比已降到 44.7%,到 1980 年降至 31.5%,而且仍在下降。几乎由于同样的原因,中央情报局的经济指南也证明,美国在世界国民生产总值中所占的比重,从 1960 年的 25.9%降到了 1980 年的 21.5%(尽管美元在世界货币市场上短期的升值可能预示着这一比例在以后几年中会有所提高)。但这并不是说,美国的生产大大倒退了(除了那些西方世界中普遍衰落的工业部门),而是说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的生产大大地提高了。汽车生产也许是说明这一问题中两种趋势的最简单明了的例子:1960 年,美国生产了 665 万辆汽车,占当年世界汽车产量 1280 万辆的 52%;到了 1980 年,由于世界汽车总产量达到了 3000 万辆,尽管美国的产量增至 690 万辆,但它在世界总产量中所占的比重却只有 23%。

虽然有这么半点安慰——这同 70 年前英国面对其在世界生产中的比重开始下降,但仍习惯以此来安慰自己的情形颇为相似——但是这种变化却有令人担忧的一面。真正的问题不是“美国必然要相对衰落吗?”而是“它必然会衰落得如此之快吗?”因为即使在美国统治下的和平时期,它的竞争地位也由于每年的人均生产增长率的下降而受到削弱。

我们还可以说这是历史的“正常”发展。正像迈克尔·鲍尔弗所指出的,在 1950 年以前的几十年里,由于美国一直是标准化手段和大规模生产工艺的革新者,因此它的产量比其他任何国家都增长得快。结果是:“在满足人民的需要方面,它比其他任何国家都走得快,而且已经在高效率水平(按每小时的人均产量)上从事生产;反过来这就使美国通过采用更好的方法或更好的机械来提高产量这种司空见惯的可能性,同其他国家相比大大减少了。”然而,不管这一点多么正确,美国经济中正在发生的其他一些长期趋势仍然没有什么益处:财政和税收政策刺激了高消费,但个人储蓄率却很低;除了为军事目的进行的投资以外,对研究和开发的投资与其他国家相比正慢慢减少;而占据国民生产总值一部分的国防开支却比西方集团中的任何国家都多。另外,美国越来越多的人口正从产业部门流向服务业,即进入低产领域。


中美经济数据对比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在 20 世纪 50 和 60 年代,这多种经济趋势都被下列可喜的景象所掩盖:美国高技术(特别是在空间领域)的惊人发展,刺激消费者对日新月异的汽车和彩电的消费欲望的高度繁荣,美元作为外援、军事开支或者作为银行和公司的投资从美国向世界贫困地区的转移。在这一方面,想起 20 世纪 60 年代中期谢尔温-施赖伯提出的“美国的挑战”所引起的普遍恐慌,是有启发意义的。当年所谓“美国的挑战”来自以下事实:美国大量地向欧洲(广而言之是世界各地)投资,据说要把这些国家变成自己的经济卫星国;像埃克森和通用汽车公司这样的大跨国公司引起的普遍畏惧或者憎恨;与这些趋势相联系的,还有同美国商业院校所普遍传授的先进管理技术相一致的各个方面。从某种经济观点来看,美国投资和生产的转移,的确是经济力量和现代性的证明,因为它们利用了劳动成本低廉的优势,保证其产品在海外市场畅销的广阔渠道。但是,一段时间过后,资本外流的势头变得如此强大,以至于开始超过美国通过工业制品、粮食的出口和“无形”的服务业带来的贸易盈余。尽管到 20 世纪 50年代末期,这种日益上升的国际收支逆差已经导致美国黄金的外流,但是大多数外国政府仍然乐意持有更多的美元(成为主要的储蓄货币),而不是要求支付黄金。

然而,随着 60 年代的到来,这一有利的环境即告消失。尽管越南战争使美国大量的美元付诸东流,但是肯尼迪总统和(比之更甚的)约翰逊总统都想增加美国在海外的军事开支,不仅仅限于越南。肯尼迪和约翰逊也都致力于扩大国内开支,虽然这种倾向在 1960 年以前就可以觉察到。然而任何一届政府又都不愿付出政治代价,以增加税收来支付不可避免的通货膨胀。结果就是联邦赤字的逐年上升、无法抑制的价格上涨以及美国工业的竞争力日渐削弱。这又反过来导致更大的国际收支逆差,(由约翰逊政府)抑制了美国公司的对外投资,从而使之变成了新的欧洲美元。正是在这一时期内,美国在世界(经互会除外)黄金储备中所占的比重急剧下降,从 1950 年的 68%降到 1973 年的 27%。整个国际支付和货币流通体系由于这些问题的相互作用而日渐动摇,而后又由于戴高乐对他所说的美国“转嫁通货膨胀”进行的愤然反击而进一步削弱。在这种情况下,尼克松政府发现,除了终止私人市场上美元同黄金的挂钩关系、尔后使美元与其他货币的汇率自由浮动外,别无选择。从此,布雷顿森林体系这一在美国财政金融处于鼎盛时期所构筑的大厦,现在又由于它的主要支柱再也承受不住其紧张压力而崩溃了

20 世纪 70 年代美元自由浮动的详细情况这里不做论述,美国几届政府努力在不带来更多的政治麻烦的情况下控制通货膨胀、刺激增长的曲折过程这里也不作详述。70 年代,美国高于平均数的通货膨胀率常常导致美元对德国马克和日元的疲软;而在 80 年代早期,对严重依赖欧佩克石油供应的发达国家(如日本、法国)造成沉重打击的石油危机,世界不同地区的政治动荡,以及美国的高利率又使美元趋向坚挺。尽管这些问题都很重要,并且可能会增加全球经济的不稳,但是对于我们的目的而言,它们的意义可能比生产增长率的下降——在私营部门这一增长率从(1965—1972 年的)2.4%降到(1972—1977 年的)1.6%,直至(1977—1982 年的)0.2%——这一不可阻止的长远趋势要小一些。它们的意义也许还不如以下几种正在发生的巨变:日益上升的联邦赤字可以被看成凯恩斯主义式的对经济的“推动”,但却付出了昂贵代价——从国外吸收大量资本(美国高利率的诱惑)使得美元价格上升到不正常的水平,以至于使美国从纯债权国变成了纯债务国;美国制造商们发现,自己越来越难以同进口的汽车、机电产品、厨房用品以及其他商品进行竞争。因此,毫不奇怪,人均生产总值曾是世界上最高的美国,现在开始在这一名单上向下滑去。

对于那些能从更广泛的角度——不是仅仅同瑞士的收入和日本的生产进行有选择的比较——认识美国经济及其需要的人来讲,仍然有某些值得欣慰之处。正如卡里奥所指出的,1945 年以后的美国政策确实实现了一些基本的、意义深远的目标:同 20 世纪 30 年代的衰退相比,美国国内实现了繁荣;没有通过战争就遏制了苏联的扩张;西欧经济和民主传统的复兴,尔后日本的崛起创建了“一个日益一体化的经济集团”,以及“建立一整套处理共同的经济和军事问题的多边机构”;最后,“旧殖民地国家独立后也日益紧密地加入了世界经济”。

总之,美国仍然维持着自由世界的秩序,而且它自己也日益依赖于此。尽管它在世界财富和生产中所占的比重已经下降,甚至比估计的还要快些,但是全球经济力量对比的重新分配所带来的环境,对它本身的开放市场和资本主义传统并没有什么抵触。最后,即使美国在生产上的领导地位因某些国家经济的更快发展而受到削弱,但在真正的国家实力的几乎各个方面,它仍然对苏联保持了非常可观的优势,而且通过坚持企业家的信条,美国仍然为管理上的首创精神的发挥和技术革新的涌现开辟了广阔前景;相反,它的马克思主义对手在接受这些东西时所面临的困难却大得多。(以上文字引用保罗·肯尼迪《大国的兴衰》)



中美经济对比
中日经济数据对比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中日经济数据对比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中日经济数据对比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金融危机中的调整 

  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美国经济遭受重创。2011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爆发,且呈现愈演愈烈的态势,严重脱累了尚未摆脱金融危机的美国经济。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经济学家布鲁斯·卡茨认为,在近几十年里,由于全球化导致了产业转移,令美国的繁荣主要建立在“金融创新”的基础上。而这种繁荣背后的消费狂热、能源浪费以及财富在华尔街和主街间(实体经济)的分配不平等加剧,最终证明这是不可持续的。从危机泡沫中走出的美国经济必须是出口导向型、低碳型、创新型的,归根结底是要促进出口。奥巴马政府出台的调整政策是:

  1.救助金融机构和大公司。2008年次贷危机后美国联邦政府出手接管“两房”。2008年9月中旬以79.9%的股份国有化AIG。2009年,金融危机开始入侵美国实体经济,作为美国工业支柱的三大车企陷入资金绝境,频频请求政府援助。4月30日,美国第三大汽车制造商克莱斯勒申请破产保护,美国政府通过为其追加数十亿美元援助,使其成为政府旗下的汽车企业。同年6月1日,美国第一大车企通用汽车破产重组,美国政府以61%的股份将通用汽车贴上了国有企业的标签。以政府救助方式挽救大银行和大公司,使得传统的单一私有制的经济关系发生了新变化。

  2.推动“再工业化”战略。在奥巴马政府的积极干预下,美国制造业回归步伐不断加快。例如,福特将零部件生产从中国与墨西哥转移到了美国;通用汽车加强了在美国国内的生产,计划生产高质量汽车;开发页岩天然气使得美国的石化行业与钢铁行业争先建设以天然气为燃料或原料的工厂。从奥巴马宣布“制造业回归”到设立招商引资计划,再到“制造业政策办公室”的成立,标志着美国政府干预经济的广度和深度正在大大加强。

  3.积极推动医疗保险制度建设。长期以来,美国的医保体系存在覆盖面窄、开支高、效率低的特点,每年有一半的个人破产缘于医保开支不断上涨,同时还造成联邦财政赤字螺旋式上升。奥巴马上任后就把全面改革美国医保体系列为最重要内政之一,主张扩大医保覆盖范围,把公共保险引入医保市场竞争,严格监管保险商,遏制全国医疗费用不断上涨的势头。根据最终医改法案,美国政府今后10年将投入9400亿美元,把3200万美国人纳入医保体系,使全美医保覆盖率升至95%左右,接近全民医保水平。在奥巴马坚持不懈的努力下,经过讨价还价、妥协退让,2010年3月21日,美国医改法案在众议院获得通过。

  4. 政府出资大力支持新材料、新能源等新兴产业的发展。2009年2月,奥巴马总统推动国会通过了《2009年美国经济复兴和再投资法》(以下简称“复兴法案”)。该法案提供了940亿美元的激励措施以促进清洁能源产业的发展,多晶硅产业作为太阳能光伏电池产业的基础,获得了美国联邦政府的巨额补贴。2009年7月奥巴马政府宣布出资20亿美元帮助两家企业建造太阳能发电站,在带来就业机会的同时,提高美国可再生能源使用率。2010年6月,奥巴马政府宣布进一步支出最高达60亿美元用于开发电动汽车。2011年8月,奥巴马政府宣布了一项价值5.1亿美元的投资计划用于加速生物燃料在军事和其它领域的使用,旨在减少美国对外国石油的依赖,同时创造更多就业机会。

  5. 转向出口驱动型。奥巴马入主白宫后,美国政府开始调整经济增长模式,明确提出要从消费驱动型增长转向出口驱动型增长。为此,放松对某些高技术产品的出口限制等。同时,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一项法案,允许美国商务部对从中国等“非市场经济国家”进口的所谓受补贴商品征收反补贴关税。美国高调地将对华征收反倾销或反补贴关税法律化,等于给未来美国对中国输美商品设限提供了法律依据。(摘自:何自力《加强国家干预:美式市场经济在转型》



中美苏历史数据
美国历年GDP及人均GDP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中美GDP对比(1952-2013)

美国历年GDP及人均GDP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中美GDP对比(1952-2013)


历史数据
美国历年GDP及人均GDP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美国历年GDP及人均GDP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美国历年GDP及人均GDP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美国GDP、人口和人均GDP(1790-2013)

美国历年GDP及人均GDP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美国GDP、GNP(1929-2010)

美国历年GDP及人均GDP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美国GDP、人口(1929-2012)
 


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条件探索

  评论这张
 
阅读(3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