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潮河边人博客

http://jsl641124.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黄海之滨潮河岸边响水县。历任县支行记账员、主任、科长,市分行个金、会计、管理信息处长和省寿险公司经理、总经理、省分行《内部决策参考》特邀撰稿人等职。喜好文字数字,曾多次参与省分行重点课题研究,重大项目推广和重要会议文件起草工作,发表学术文章四十余篇,省级以上获奖课题及项目十余个。

网易考拉推荐

债市打黑:财政部张锐案  

2014-05-12 23:38:02|  分类: 经济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债市打黑:财政部张锐案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债市反腐升级:一个三五人的处如何掌控数千亿企业债发行大权

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原司长张东生被调查、浙江省发改委财金处原副处长柳志文被调查、海通证券债券融资部总经理曲林被调查……近期债市一连串落马事件昭示出:监管风暴层层推进,中国债券市场反腐向纵深发展。

“如果去年是‘打苍蝇’的话,那么今年将‘揪出老虎’。”一位接近权威渠道的知情人士透露,“此次债市反腐决策层决心很大,这场风暴最起码会持续到年底。未来被调查的人会更多,不仅是券商、掮客,还会有更多官员,覆盖范围之广将前所未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到,与去年不同,今年的债市反腐升级版集中在企业债的发行审批环节,直接剑指债券承销发行的一级和一级半市场。

债券的一级市场主要包含:券商拿项目-发改委审核-债券销售三个环节,过程大约需要一年的时间。与二级市场相比,这个链条寻租空间更大,收益也最高,券商商业贿赂既严重又普遍。


前述知情人士透露,目前证监会和审计署正在审查各家券商的一级承揽协议支出顾问费,随着调查的深入也将牵扯出利益链条上的更多相关方。而公安部刑侦局也正根据债市交易链条纵向调查,最终形成网格状的排查

但是,在一连串债券违规交易案件被曝光的同时,债市应该如何有效监管?堵住债市利益输送渠道的根本的、系统性的解决方案在哪里?“债市反腐最终还是需要决策层来推进市场化的改革。使价格成为市场供求的自然反映,债券风险收益相匹配,消灭权力寻租空间。”一位债券市场人士说。


承销利益链

几番周折,《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在金融街的一个咖啡厅见到了孙某。2005年毕业的他,曾供职于某国有证券公司固定收益部,参与企业债券、公司债券、金融债券、中小企业私募债券等承销。2013年离职,自称“几年的收入已经让其实现了财务自由”。“赚得多取决于两点,一是赶上了债市的好时候;二是跟对了老大。”孙某微笑着对记者表示,与IPO不同,债券尤其是企业债的发行和承销并没有多少技术含量。“很多事情应届毕业生都可以做,按照固定的模板来就可以了。关键要看固定收益部老总的‘关系’。”“关系”也串起了债券一级市场的利益链条,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地方城投债。据《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企业债中有80%的是地方城投债。而地方城投债的发行主体基本上是政府融资平台。如果要承销这些债券就必须跟地方政府、地方发改委搞好“关系”。

但是,券商固定收益部门在项目承揽中与银行相比不具优势,这也使其另辟蹊径,往往金钱开路。孙某给记者举了一个例子:2011年,一个中间人介绍了南方某地级市城投债承销业务。为了取得最终的承销权,他曾跟着部门老总一年5次南下。“这个发债的城投公司虽然是商业公司,但是老总由当地的政府实权官员兼任。搞定这次承销就必须当地主管融资的副市长点头。”为了拿到该项目,券商们争夺激烈,各显神通,从官员、城投公司老总,到其家人、秘书、司机甚至保姆,“不放过能帮忙的每一个人”。为了得知某实权领导的出入时间,孙某还曾向其小区保安塞钱。“既有茶叶桶里塞购物卡,书里面夹现金,也有赞助官员们国内开会、海外学习等,还有最终也是最大手笔的回扣、返点。”孙某说。做足功夫后,孙所在的部门最终拿下了这一单。在他看来,城投债发行过程中的竞争性谈判、招投标更像是一场戏,因为一切早已“内定”。

显然,在城投债承揽这个环节中,券商、地方政府和城投公司已经巧妙地组合成了一个利益链条。“活动费,加上给中间人的回扣,前后大概花了700万元,最后账上走的是顾问费。”但孙某没有透露最后的承销费金额,仅表示“开张可以吃三年”。“不能说券商喜欢这样,但是行业潜规则如此,不这样能拿到项目吗?”孙说,如果像查老鼠仓一样系统性地查券商,恐怕哪家涉及企业债的券商都不敢说自己完全没事。正因为企业债承销的高额利润,大多数证券公司的固收业务主要在企业债和公司债两个品种上发力。

《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了解到,证监会和审计署正在审各家券商的一级承揽协议支出顾问费。高压之下,有些券商已经禁止了财务顾问费。而给中间人的回扣以及活动费用,则通过更为隐秘的方式输出


审批下的寻租

在主承销商制作完发行材料之后,企业债发行也进入了最关键的一个环节,向发改委报送材料。目前主管企业债发行的是发改委财金司证券处。“处很小,但是掌握着生杀大权。”一位券商固定收益部的副总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表示,“某单债券能否获得审批?发行的额度是多少?债券利率多少?何时发行?这个处统统说了算。”按照规定,发改委审核需要2-3个月,但是“如果不打点好关系,审批会无限期延长”。前述副总透露,曾经有个项目,因为搞不定关键人物,最终未能成行。但是,如果打点得好,就能取得“优先核准”的特权。所以为了“打点”,券商都在绞尽脑汁。小孙表示,不少券商的固定收益部都把办公地点放在了北京金融街,就是为了能与一街之隔的国家发改委及时有效“沟通”。有业内人士说,正在接受调查的海通证券债券融资部总经理曲林、“债券女王”孙明霞,都深谙沟通之道,以与发改委关系良好著称。

国家发改委就业和收入分配司原司长张东生,日前被检察机关以涉嫌受贿犯罪依法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张东生自2003年起担任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司长,负责企业债的审批和发行。据悉,张东生被调查与企业债的审批和发行腐败有关系。虽然企业债市场一年有数千亿的发行量,但是国家发改委财金司证券处正式编制只有3-5人。为了保证企业债审核的专业性,负责审核的发改委会在各大券商借调人员作为预审员参与核准。企业债审批发行最火爆的时期,这些借调人员达60多人。鉴于发改委内部办公场地不足,证券处将企业债发行的收材料和预审工作,外搬到了同样位于月坛南街的四平饭店。借调人员多在此上班,收材料。这些借调人员,也被认为是承销商和审批机构拉关系“最好的”机会。

2013年8月,以预审效率太低为由,发改委财金司将企业债发行的预审权下放到地方发改委。多位券商债券承销人士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预审权虽然下放,但初审、终审权力还在发改委手中,企业债的行政审批性质并未弱化。与此同时,权力的下放也导致权力寻租有向地方发改委暗中蔓延之势。“现在地方发改委的预审权也是实质性的,券商们又增加了沟通成本,一趟一趟地跑地方了。”孙某说。


神秘的掮客

除了承销、审批以外,债券发行环节同样隐藏着令人咋舌的黑幕。目前,短融、中票发行机制是相对透明的注册制,走商业银行的系统流程,电子记账,每笔发行交易都记录在案;而企业债和公司债的发行,一般是券商通过个人拿券,没有电子记账,这也衍生了一个特殊的“一级半市场”。

所谓一级半市场是指,由于债券从发行到上市,中间需要一段时间,大概是15天,在这一段时间内卖出申购的债券套利。孙某给《财经国家周刊》记者举了一个例子。一只即将发行的城投债,其规模5亿元,期限5年,票面利率是6.5%,同期二级市场上5年期城投债平均收益率在6%,中间就存在50个基点(一个基点等于1个百分点的1%,即0.01%)的价差,或者说500万元的低风险套利空间。在这个套利空间中,活跃着一批神秘的掮客,他们凭借与金融机构的独特关系,攫取利益。在采访中,一位掮客向记者透露了这种“空手套白狼”的游戏。

第一步,找一个代申机构A公司,这个机构有合法的公司债、企业债交易权。掮客利用手中的关系,让某券商承销的债券必须卖一部分给A公司,A公司为此交易垫资。

第二步,掮客再去找真正想买债券的银行、信托等机构,“我有债券你要不要,10天后上市,二级市场公认价格是102块钱,现在是101.5块钱卖给你,你要不要?”如果要,掮客会让其从A公司购入债券。

最后,A公司收入的是垫资成本,差价部分将流入掮客的腰包。一位市场人士透露,掮客必须有很铁的关系,很硬的背景,才能在在一级半市场赚价差,这些掮客甚至一分本钱都不用出,但是能操纵债券的发行流向,甚至哄抬债券的价格。“企业债和公司债没有电子记账。卖给谁了,中间人多少回扣,基本查无可查。”前述市场人士表示。也正是如此,债券发行一级半市场的腐败,被市场认为是最黑暗和利益最为巨大的部分。


监管失位

在《财经国家周刊》记者的采访中,不少券商人士表示,此次债券市场反腐升级,清除发行市场的“蛀虫”,从长远来看,对于债市的健康运行乃是好事。一连串债券违规交易案件被曝光的同时,债市应该如何有效监管?堵住债市利益输送渠道的根本的、系统性的解决方案在哪里?有市场人士表示,债市反腐愈演愈烈早已在预料之中。2009年4万亿刺激经济计划之后,中国债券市场不断扩容,而机制建设却没有跟上。随着债券市场交易额不断攀升,监管层已经无法忽视监管缺位带来的金融风险。为了弥补监管的缺位,在债市反腐的同时,有关规范整肃举措也接踵而至。

8月20日,为加强银行间市场交易员的管理,同时规范交易员的执业行为,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公布了《银行间本币市场交易员管理办法(试行)》和《银行间本币市场交易员职业操守指引(试行)》。前者主要从资格认证、年检、监督管理及罚则几个方面对交易员资格作出规定。而后者则明确了在交易过程中交易员应具备的专业能力与职业素养、应遵守的交易规范及对其所服务的机构和客户的责任等。

不少专家表示,债券定价机制不健全、发行方式的不规范、市场价格不透明;加之债券交易采用一对一方式进行具有隐蔽性,给腐败留出了空间。他们建言,企业债在市场化的进程中,需要建立健全规范配套交易制度和规则。发改委也应将企业债的核准工作全流程公布于众,简政放权真正落地,力求审核工作全程公开、公平、公正。目前,根据债券种类的不同,各类债券涉及到的监管部门囊括了财政部、人民银行、证监会、发改委乃至交易商协会等。此前,债券违规事件涉及了证监会、央行,而此次核查又牵扯到发改委,前述接近权威渠道的知情人士说,一系列的事件,令决策层更加意识到债市联动监管的必要性。“债市反腐最终还是需要决策层来推进市场化的改革,使价格成为市场供求的自然反映,债券风险收益相匹配,消灭权力寻租空间。”前述债券市场人士说,如果不建立法治信用市场,今天反腐有可能只是为接下来的寻租者腾出空位。(作者:宋怡青)


债市打黑:财政部张锐案

债市打黑:财政部张锐案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始于去年4月的债市打黑风暴过去一年多,数位大佬落马的原因却秘而不宣,颇多猜测指向风暴源头“财政部张锐案”。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通过多方调查,得以还原“张锐案”涉及的中间人柴鑫军、包商银行、国海证券以及张锐实际控制的北京新盛华盈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下称新盛华盈)丙类户之间的利益链条。

权威人士透露,张锐在担任财政部国库支付中心国债发行兑换管理处处长期间,多次在国债招标临近结束前,透过柴鑫军,把实时招标信息透露给包商银行。作为回报,在债券交易中,包商银行以低价卖出或高价买入的方式向新盛华盈输送利益2300多万元。


应急投标的猫腻

知情人士透露,张锐的落马缘于审计时被发现了问题。2010年底,中纪委相关部门根据审计机构提供的线索,顺藤摸瓜,掌握了张锐在国债发行中违规透露投标信息,收取好处的事实。次年初,张锐便被控制了。

案件发端于2009年3、4月间,包商银行全球金融部某负责人在北京出差时遇到了包头人、时任中银国际定息收益部副总经理的柴鑫军。该负责人在双方交谈中抱怨,包商国债承销方面压力很大。柴当即表示可在国债发行招标时给予帮助,为其透露一些信息。

不久后,某期国债发行前一晚,柴鑫军电话告知上述负责人,他会在投标结束前几分钟给其透露投标信息,让其做好应急投标准备。第二天,包商银行果然在发行中“准确”中标,获利不菲。

此后直到2010年8月的一年多时间,包商在柴鑫军的信息指导下共投标13期国债,通过承销获利6000多万元,其中12次都以应急投标方式中标。

从事国债交易的人士介绍,应急招标是由于承销商远程系统无法登陆或其他意外导致不能在规定期间投标而采取的应急措施,而包商银行十几次应急投标都不是这类情况。

也有人士透露,包商通过应急发行方式招投标的应急投标书,大部分是张锐签章认可的。

包商银行分管债券承销的一位高层领导在配合此案调查中也曾证明,前述全球金融部负责人向其汇报称,柴鑫军会提供一些国债招标的内部信息,打算尝试一下。合作三四次后发现柴提供的信息都很准确,虽不知消息源,但可判断应是从发行现场的操作室传出的。

据北京某资深债券从业者介绍,国债发行过程中,操作室现场的电脑可以实时看见招投标详细情况。不过相关规定严格要求,不得对外泄露债券招投标信息,国债发行中的招投标信息更是保密级资料。


“丙类户”成行贿通道

作为回报,包商银行在相关高层同意后,于2009年7月至次年8月间,与柴鑫军指定的机构进行了一些债券交易,如将企业债或国债以双方约定的较低价格卖给柴指定的机构,或由柴在市场上买入债券后再高价卖给包商。

知情人士介绍,为方便利益输送,张锐在2009年5月专门成立新盛华盈公司,并在南京银行开设债券交易结算“丙类账户”。张锐碍于自己的身份,让其家庭司机阮某和朋友的女儿张某作为股东出面成立了新盛华盈。

新盛华盈参与的多笔国债和企业债交易,几乎都是张锐指示柴鑫军完成的。为掩盖真实的交易对手和目的,柴还多次要求宁夏银行、交通银行、齐鲁银行等机构帮忙“过券”。此前传言被调查的齐鲁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助理徐大祝也证明,他曾接受柴鑫军委托,在包商银行和南京银行之间买入、卖出债券。

一份资料证明,2009年7月至2010年8月间,包商银行先后与宁夏银行、交通银行、齐鲁银行等机构进行了7只企业债和3只国债的交易,均为逆向的高价买入或低价卖出。

同时,新盛华盈公司再委托结算银行南京银行,和上述“过券”机构进行交易,实质交易对手是包商银行。新盛华盈通过低价收购或高价卖出,间接从包商赚取了2300余万元。

这些钱事后均被张锐个人用于消费和投资,并给了柴鑫军30万元作为报酬。


国海证券卷入

据了解,中纪委调查期间,张锐主动交代了他曾为国海证券提供实时招投标信息,并收取好处的情况。知情人士表示,时间或是在更早的2007年至2009年。

一个巧合是,被调查的债券大佬西南证券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薛晨,曾于2008-2009年间任国海证券固定收益证券部北京分部高级经理,这与张锐给国海证券透露信息的时间吻合。不过证据暂无法证明薛晨被调查是因为牵涉张锐案。

和泄露信息给包商银行类似,国海证券根据张锐提供的信息多次“精确”投标,获利五六千万。期间,国海证券通过北京中商税通财务顾问有限公司(下称中商税通)以财务顾问费名义支付了1400多万元。中商税通收到钱后通过交易套取资金,转入张锐指定的账户。

2010年7月底,时年42岁的张锐被提拔为国库支付中心副主任,擢升没几月便东窗事发。

审计署消息,2012年6月,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判处张锐死刑,缓期两年执行。消息人士也表示,柴鑫军也因受贿罪被处有期徒刑14年。

  评论这张
 
阅读(17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