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潮河边人博客

http://jsl641124.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黄海之滨潮河岸边响水县。历任县支行记账员、主任、科长,市分行个金、会计、管理信息处长和省寿险公司经理、总经理、省分行《内部决策参考》特邀撰稿人等职。喜好文字数字,曾多次参与省分行重点课题研究,重大项目推广和重要会议文件起草工作,发表学术文章四十余篇,省级以上获奖课题及项目十余个。

网易考拉推荐

伟大的英雄  

2011-01-06 01:57:54|  分类: 【女儿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击放大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爸爸论文选 - 潮河边人博客 女儿 | 作文 | 相册 | 图片 |                        音控
 

工业革命的蒸汽机喷吐着腐朽的气息,大团大团地弥漫在这条充斥着金钱与利益的不归路上,包裹了那些于歇斯底里的躁动中麻木地游走着的魂灵。

 

列夫·托尔斯泰将帽子低低地压在额头上,用遮了光的手电筒盲目地搜索着,他要逃亡,离开这恶浊的世俗。他曾经清醒而激动地挣扎着去撕裂这路人的面具,曾经鼓起巨大的勇气挖掘出自己完美的灵魂昭示路人,并发出最深沉的疾呼,他也曾经企图通过道德与宗教的感化来调和这世俗的诲涩,以他人性的怜悯宣传“勿以暴力抗恶”。但人们越来越紧地簇拥着他,甚至将他禁锢于可憎的牢笼,向世人展览这个极端的叛逆者。有道貌岸然所谓君子者赶来啐一口吐沫,然后掏出印花的或是方格的手绢擦一擦嘴,旁若无人地走开。有无知的妇孺远远地偷窥着他,然后蹑手蹑脚地从他身边绕开,更有人给他甜蜜的荣誉和崇高的地位压在他的头顶,堆砌在他的四周,遮蔽了他的视线,阻隔了他的氧气,然后笑着舞着赞叹着鼓掌着跟在他的囚车后看着。

 

托尔斯泰终于无法忍受,他感到巨大的疲惫和心灵的窒息,他向往安宁和潺潺的孤独,向往在自己的朴素的原始世界里走向最终的死亡。他逃亡了,然而并没有成功,所有的荣誉紧跟在他的身后,牢牢地抓紧了他,并最终把他勒死在他的囚车之外,勒死在他向往了半生的空气里,尽管他残废的上空仍飘荡着蒸汽机几缕落后的气息,像一个嘲讽的微笑,也像一张因震惊而过度扭曲的脸……

 

尔虞我诈、圆滑世故的现代文明在脚底抹了互联网的润滑油,在这千疮百孔的路上快速奔腾,鞭挞着这些于歇斯底里的躁动中麻木地疾走的魂灵。

 

经过列夫·托尔斯泰的遗体前,我们作了短暂的停留,他的尸体早已腐烂,甚至他那曾经产生过最伟大的思想的大脑也已经碎裂。天空中有传单洒下,沉重得好像来自于上个世纪。我伸手抓住一片,《列夫·托尔斯泰最后的日子》,我从中窥看着这颗伟大的心灵,解读他深邃的思想。我崇敬地称他一声英雄,和所有的路人一起崇敬地呼唤一声英雄。尽管我看见有人坐在那华丽的“囚车”里,拥着一大摞一大摞的荣誉和地位,并发出那么高高在上的微笑时,我依然忍不住远远地寂寞地妒忌他,也许这是人的劣根性吧。

 

尔虞我诈、圆滑世故的现代文明脚底抹了互联网的润滑油,在这条充斥着金钱与利益的古老的路上快速奔腾,鞭挞着这些疾走的魂灵,这些魂灵中至少有一个此刻心中正端着一个伟人,他叫列夫·托尔斯泰,或者,T·尼古拉耶夫

  评论这张
 
阅读(4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