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潮河边人博客

http://jsl641124.blog.163.com/

 
 
 

日志

 
 
关于我

出生于黄海之滨潮河岸边响水县。历任县支行记账员、主任、科长,市分行个金、会计、管理信息处长和省寿险公司经理、总经理、省分行《内部决策参考》特邀撰稿人等职。喜好文字数字,曾多次参与省分行重点课题研究,重大项目推广和重要会议文件起草工作,发表学术文章四十余篇,省级以上获奖课题及项目十余个。

我坐在四月的傍晚中  

2011-01-06 01:45:27|  分类: 【女儿往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点击放大 - 潮河边人 - 潮河边人博客
  爸爸论文选 - 潮河边人博客 女儿 | 作文 | 相册 | 图片 |                        音控
 

我现在坐四月的傍晚中,晚到即使是四月的温柔的阳光,也无法让笔的影子安静地映在我摊开的这页纸上。

我抬头,看明净的天空,被对面突凸的楼房裁剪后支离破碎地映入我的窗户。

今天中午刚下过雨,我把窗户推开,空气中还有灵动的水汽,凉凉地沁入鼻腔。

楼下有男孩子们的声音,大堆大堆的,我懒得站起亚探身与他们打招呼,但即使这样,我也能想像得出他们穿着怎样脏兮兮的春衣,挥动着兴奋的手臂,渲泻的全是冻结了一个冬天的汗水。

四月,怎样地就忽然闯进来了呢?

并不是我天生反应迟钝,只是持续零下的温度凝固了我全部的思绪,整个记忆都还停留在寒假九十点钟的被窝儿里,暖和着,就连眼皮也耷拉了,懒得四处观望了。然后是某个星期天的下午,我缩在大堆的棉絮里臃懒地出了门,对面公园里成堆的风筝就赫然地在我面前大摇大摆了。

在大街上闲逛着,忽然就有轻盈的丝巾和裙角在我面前撩拨。

上课开小差,探头往窗外看,小河沟上突然就有柳树万条垂下了绿丝条。

在剧场路吃了一寒假的严九烧烤,恍惚着头上就忽然有汗珠往下掉。

大清早拼了命地往学校骑,就看见晨跑的壮年人都穿着青一色的背心和裤衩。

教室的饮水机的冷水出口萧条了三四个月,忽然就有大杯大杯的水哗啦啦地往外淌。

下午坐在座位上,有阳光从背后暖和和地照,忽然倒下一大片,就有细微的鼾声满足地响。

农田的油菜花忽然就一大片一大片地黄。

小卖部的冰柜里忽然就有五颜六色的冰淇淋一箱一箱地晃。

 

衣柜里的棉袄忽然就被妈妈全部洗掉,在阳台上一件件地晾。

记得三月份的一阵子热得让人相穿T恤,我在感叹春天即将过去,夏天还会远吗,忽然就有冷空气南下,叫我的心很是拔凉拔凉了一阵子。

可是我望向床头墙壁上一小摊血迹,那是妈妈今天早上拍死一只蚊子时不慎留下的。我就伸手挠挠膀子上的疙瘩想,蚊子都出来了,乖乖,四月已经到了,夏天真的就不远了吧。

想起上个星期的班会课,老师讲起高中生早恋问题,听说有几个班班主任用了这样的开场白,现在到了春天,正是春意萌动的季节……我和同学聊起亚,觉得老师们好像把我们当成了野兽,冬眠之后,就要趁着大好春光交配,说来实在是搞笑。

爸爸回来了,在客厅里叫我去吃他刚买的草莓。

我抬头,看对面窗棂上阳光后涂写的最后一抹浓烈的油彩也悄悄消逝。

然后有风,吹在向上还有些凉。我随手关上了窗户。四月的支离破碎的天空在我的窗户里暗了下去。

  评论这张
 
阅读(46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